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司马烈人:烦恼是一把青菜 ——读李白《将进酒》  

2017-10-06 14:50: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人魏颢《李翰林集序》描述自己奉命一路寻访飘忽不定的李太白,说“见之眸子炯然,哆如饿虎,或时束带,风流蕴籍。”太白心肝五脏皆锦绣,开口成文,挥翰雾散,万象奔走于笔端,万慮泯灭于樽前。他千载独步,才情无敌,在烦恼面前的那股潇洒劲头、谪仙气派,靠纵酒自放而平生酣畅,不太把个人功名当绝大事,得不到便撒手,活在瓷瓷实实的快乐中,则世人难以学到手——因为眼前横着太多的瓦砾碎石而总想踮脚去摸摸,如其《大鹏赋》云:“不旷荡而纵适,何拘挛而守常。”

——题记

登幽州台,大地冥冥;临蓬莱阁,沧海汤汤。遥想平林漠漠烟如织,几经风雨无边落木萧萧下,枯萎衰败的景象恰似大小补丁邹巴巴;再估摸一枝藤占几江山,一溪水生几风光?心里难免有点空有点累,微微茫茫。退而深惟,欲以何明?暂把这些零碎体验与剩余疑惑冻结成一块冰,不愿打扰或许同样摇头的高人贤士而出叹息声。原本人渺小难觅安身处,行路难同蜀道难,权作落霞之中一飞鹜孤身只影飘飘乎,终抵不过白浪滔天、万里阵云气势壮。问英雄豪杰怎样站出来?或摊开本色怎样四处飘?

大唐初盛中晚二百八十又九年,数风流人物一堆堆、一茬茬,哪个容易侧身金銮殿?哪个轻松攀上凌烟阁?哪些靠汗珠子换来一片天,又有哪些双脚一跺奔江湖?李太白,碎叶生,徙蜀地,仗剑游侠,有没有扁舟一叶无所谓,携带清风明月长亭更短亭,漫步四方待人接物情意深比桃花潭。坐临江边闻猿啼,卧伴酒甕起清狂,酣畅一把是一把。疲倦来了眨眨眼、掸掸土,找块清静处一如既往云间连下榻、天上接行杯,把一段段清词丽句随手从山光月色中摘出来。难怪四海传闻吟风咏月射雕手、太白之精谪仙人!

风在飕飕跑,人在匆匆行。嵩山脚下,颍阳山居,不问何处是归程,不想玉阶空伫立,寒山一带伤心碧过于挤满羁旅愁,宿鸟归飞急无疑纯属它家事。伴岑夫子、元道人一起登高饮宴放歌《将进酒》,振振吐豪气,落落散胸襟。请君倚着石头、端着酒杯侧耳听一曲:“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祝酒词俱怀逸兴壮思飞,开颜洗目高远且劲足,扫尽如同棉絮一样柔软无力的靡靡音,更像半空刷地掉下一把青龙剑,刺破千年诗词文赋连缀的伤心肠。

诗仙酒仙不好当,没有这般大丈夫精神均是犄角旮旯一骚客、一酒徒而已。莫迟疑,不等待,仰头放开胆,索性一饮三百杯,杯莫停,停无趣,大千世界拉里拉杂滥情俗事积如牛毛理不清,全在壶中乐陶陶!

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忙忙碌碌脚步连地为了啥?屈子平、陶朱公、两司马、班扬枚贾以至曹孟德、嵇中散、大小谢、王杨卢骆,皆有揣着壮志凌云东奔西跑不甘落后时,抓住两点不松手——把能有为当作立命大作为,把名利场视为立业主疆场。到头来,成多少雄心?伤多少念头?展多少志气,埋多少沮丧?沧海一笑一个浪,面壁坐定身,谁胜谁负自己在呼啦圈里最知晓。一批批豪杰壮士起起伏伏、站站倒倒、跌跌撞撞尚如此,何况吃素的常人、斗胆的狂客当群雄?

瞧!旧时大家王谢飞走多少堂前燕,还有什么犹犹豫豫、磨磨唧唧不可信。再稍作休息好好饮口酒,面前滚滚长江东逝水,背后万壑度尽松风声。自古而今功名从来亮晶晶热辣辣,人生一世好歹也摸摸,由此膨胀欲望而生的苗裔遍天下,难以漠视虚无而拔之于身外,窃问蜂拥而至的烦恼真能愁杀人?长相思,摧心肝,愁杀人!小吏李斯半夜辗转反侧感慨厕鼠逊仓鼠,为什么终在血腥风雨的搏杀中落得惨兮兮?“商山四皓”在众人眼中显赫一时特风光,为什么悄悄躲进深山老林倏忽不见影?细斟酌,道破“功成身不居,舒卷在胸臆”这个理,弄不好飞流直下三千尺

一介布衣李太白,半醉半醒晃进金銮殿,出入翰林随性而为神气足,贵妃、弄臣在他眼里都属般般人,手腕子一抖挥成清平調,脚脖子一抬命人脱掉靴,终因阴暗角落指指戳戳、嘀嘀咕咕而万里去流浪。太白转了几圈撂下两句话:“吾观自古贤达人,成功不退皆殒身”、“含光混世贵无名,何用孤高比云月?他脱轩冕,甩羁绊,敞开衣襟卷起裤腿仰天大笑出门去,一猛子扎到浩渺江湖上,图的是山水明媚好家乡,把苦短人生结结实实夯在高度的诗酒快乐中,足可奔出三万六千九百丈。静夜思,茫茫漫。人世间无非昨日弃我去者不可留,今日乱我心者多烦忧。想不开,窝着心,打死结,惟有“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看得清,敞开怀,参活法,可晓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说到这儿,在熙熙攘攘人堆中捯饬出来的所有烦愁不值几铜板,好比脚下一片黄叶地萧瑟化作泥。来个酒,不醉不罢休!听太白,高呼一声“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树林随着沙沙响,山石跟着滚滚下。

时不来,泥鳅一条;运不通,蚂蚱一只;命不济,瘸驴一头。莫以为太白总是仙风道骨神游八极之表无挂碍,何以言?是人都曾憋屈过,有的甚至憋休克。他原本慷慨思经纶,昂首挺胸气盖苍梧云,奋其智能而辅弼寰区大定、海县靖一。怎么办?铆着劲一鸣惊人冲天上,随时准备亮几个漂亮动作来把瓷实厉害的,以期如此继绝世——“我志在删述,垂辉映千秋!”通江陵过岳阳望庐山由金陵而越州,回荆门赏洞庭去襄阳转安陆,住终南山游长安往洛阳再梁宋和东鲁,沿运河下扬州抵会稽掉头泛舟秦淮河,避身庐山因兵事下狱浔阳继而长流夜郎地,裹着满腔郁闷行至巫山遇大赦,喜滋滋重返江夏宣城金陵旧游地,最后万般无奈一脚奔当涂。

在三百六十度的足迹大回旋中,除天宝开始三年登堂入殿拿过笔杆子,其余多是苦闷惆怅沾着脚跟在漂泊,甚至一度撞上惊心动魄的生死关,空悲远游子,愁杀地崩山摧壮士不复生,不得不弓着腰捂着胸长啸一声道:“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没有青云梯,拒绝两头堵,那就任意踏去寻芳草。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登高临风怀古发幽情,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唉!捭阖道术,皆有所依,否则枉徒劳太白五十岁尚无禄位身份卑,再十年贫病潦倒靠接济,落得个白发照清水,甚凄凉

《梁甫吟》有言:“阊阖九门不可通,以额扣关阍者怒”、“白日不照吾精诚,杞国无事忧天倾”、“智者可卷愚者豪,世人见我轻鸿毛”,真是翻江倒海压迫心坎的悲来吟,哪有什么绝地天通的传奇事!究其实,玄宗礼遇太白已不易乃至赐金放还随他去,而围剿上来的是是非非直如一堵承重墙谁撞谁破头。俗话说:“口味不同难吃一锅饭。”为苍生而一起实不易,为自己而一举同样难,时光这玩意又像野驴鬣狗一样窜得猛。烦恼面前啥感觉?横亘眼前突兀如太行、王屋两山高万仞,掂着锄头簸箕没大用!既如此,你可四处颠簸不讲究,只交梅兰竹菊为知友;也可与人往来特仔细,惟好花里胡哨为至宝。

太白周游天下时如麻雀犯困伤自卑,风尘仆仆免不了亏欠连拉带扯的人情帐,但骨子里惯于仰仗自信并大气来来往往少停歇,坐酒肆,睡草屋,幽缧绁把曲里拐弯生涯中的长短烦恼码顺捋直了,忽魂悸以魄动,怳惊起而长嗟,彻底明白“处世若大梦,胡为劳其生?”他宁可一遍遍心怀优质偶像姜太公、谢安石,也要躲避阆苑奇葩拿着这股劲——“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世间行乐应及时,古来万事东流水,包括休咎祸福都一样。

噫吁嚱!八千里路云和月,物换星移几度秋,何人不白首?想当年,青莲居士曾以不屑口吻言“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立在山巅壮观天地间,大笔如椽掩古今,愿为庄周笔下怒无所搏、雄无所争的逍遥一鲲鹏。岂徒然乎?世有“三隐”供选择,“酒中八仙”性散淡。雷劈电闪到如今,太白怎么爽快怎么来,拾掇起不受侵扰、胜却无数的简单和天趣,与三五宾朋好友纵酒望月数星星、坐船玩玩水,欣欣然,醺醺然,满足于“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答曰:“天虽长,地虽久,金玉满堂应不守。富贵百年能几何,死生一度人皆有。”后嗣何观?物物既新,人人受岁。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不论何时何地,阴晴圆缺根本消不掉悲欢离合万古情。欸乃一声,远远近近总有人欢喜有人忧。能知否,平生“醒”字最当紧、“乐”字最放达。十有八九顺境中虎虎生风,不知刀山火海到底何凶险;又逆境中蔫不拉几,不知缘愁究竟有多长。举目四顾,前脚坑坑洼洼,后脚鼓鼓囊囊大道弯弯接小道,小沟密密连大沟,总有人家读不懂的倔强和挣扎,也总有人家不愿理的伤悲和烦愁,罕有举案齐眉经年累月相看两不厌,至于卿卿我我、缠缠绕绕则让旁人笑了出声。评是非,论成败,把它们摆在秤盘子上着实难以准确到斤两,大风一刮变干净化虚诞,天若有情人亦老。

别愁眉苦脸闷头在人生得失中兜圈子,所谓“事事风风韵韵,人人得得当当”可能吗?西装革履铮亮皮鞋活得美如富家阔公子,海参鲍鱼是一餐吃得尽开颜;粗布衣衫破烂草鞋照样活得爽如渔樵田舍翁,馒头咸菜是一顿足以充饥饿。没有什么显贵不显贵,没有什么落魄不落魄,大手一挥没啥了不起,年年岁岁何惧经风霜,岁岁年年何忧身寂寞,才高八斗而无用如同戈壁滩上满眼鹅卵石,或废弃工地上的砖瓦土石料,何况牛人也有捉襟见肘熊时候。

山在哪里都能长,水在哪里都能流,花在哪里都能开。一人如山如水如花一世界,朝朝暮暮不一样,莫诧异。天下各色人等都在东西南北日夜飘,急急忙忙,你你我我怎么个飘?醒来身,定住心;别嫌疑,断犹豫。屏世事于烦襟,去浮叹于幽怀。世上最难削平的不是山头是心头,把自己七荤八素的欲望撕碎了,舍不得灿若桃花便得不到人生金刚经,否则会把心中璀璨摔得稀巴烂,最贵的珍珠翡翠也是手捧土疙瘩。唯唯否否?非要硬着头皮挨一棒、吃一棍?孙大圣用金箍棒一绕画个圈,干嘛?离开嘈杂喧闹的吆喝声远一点,要把胡乱蹦跶的心魔箍得紧镇得住。

君不见漆园吏笔下鲋鱼处涸辙以犹欢、晋人传记载吴隐之酌贪泉而觉爽,又不见有限之中慢慢生无限、微小之中渐渐孕阔大,不必担心胸中朗朗乾坤被呜呜泱泱刷得黑魆魆,一切在自我。与其冷冷清清愁自己,不如痛痛快快眼睛一闭把烦恼当把青菜随便扔,只是一撮尔。明朝什么东西能上手?收拾起好心情、好感觉一担装,利利索索跟着谪仙翁身影遛弯走一趟。何处去?江山悠悠长,碧波正高涨,鹏宵悠然。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