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你看那哀伤的帝企鹅引颈长啸(完)  

2017-03-24 10:10: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看那哀伤的帝企鹅引颈长啸。动物界的弱肉强食总让我们毫无悬念地同情弱小。所幸的是,大自然的生物链上,雄狮也有软弱无助的时候,蚂蚁也有它强悍的一刻。对于帝企鹅来说,它也有自己生物链的下端。只是,人类如果也如普通动物,仅仅遵循丛林法则,只讲市场规律,只讲自然淘汰,去主动建立公平有序的生存法则,从根本上保护弱小,建立理性的社会,你要读书、你要理性、要摆脱动物性,又有毛用?你又怎敢妄称自己是高级动物,“地球上有史以来已知生物中最具智慧的生物之一

多少人羡慕雄鹰的翱翔,不知,不停的飞翔是因为生的艰难和生存的艰辛;多少人羡慕鸟儿迁徙的自由,不知鸟儿在生死线上挣扎时的绝望,多么渴望一只栖息的枝头……这是雅克·贝汉《迁徙的鸟试图告诉我们的。

生存不易,生命不易,生活不易。在混乱无序的乱世,我们难道只能祈求幸运或袖手旁观?这是《杀戮禁区》试图启发我们思考的。

在和平的年代和国度,我们难道也只要安享和平、满足现状对其他一切不闻不问,做一只埋头沙漠的鸵鸟这是《梦想阿根廷》试图追问我们的。

如果没有“五月广场母亲”们“正义不在当下,我们等得到“硁硁然的坚持,阿根廷人迟来的民主和自由不知还要再过多久。如果我们在能做事、说话的时候,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会不会,有一天,我们会像温暖和煦的阳光下,那群看似幸福强健的帝企鹅,只能弱弱地问一句:干什么?干什么想干什么?然后仰面朝天,引颈长啸……

二战后,德国新教牧师马丁·尼莫勒牧师在犹太人墓碑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当他们抓共产党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

          当他们抓犹太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当他们抓天主教徒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

              后来,当他们要抓我的时候,已经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