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老爸和他的“苦”日子(七)  

2015-08-23 11:16: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第一次回家探亲

从兰州去酒泉路过张掖,老爸先回家探亲。

车到威狄堡,下车后一摸行李,从何乃珍处买的金镏子(戒指)不见了,老爸惊出一身冷汗,慌忙寻找,好在只是掉在地上了,捡起来放好。回到家里,不见二哥,却是老爸被过继的父亲张玉俊住着,问二哥张立恒去哪了,当时却没有告诉他。后来老爸才知道,另一个堂叔张玉林抽大烟败了家,就把自己卖了壮丁换钱,自然是受不了部队的管束和清苦,拿了钱就逃跑了,于是他的哥哥张玉俊就被抓去顶债。张立恒好心去看望堂叔,却被张玉俊花言巧语骗得留在部队顶替他,说是很快拿钱来赎他,却再没有回来的机会。之前老爸从兰州寄给二哥的钱都落到了张玉俊的手里,这个名义上的父亲还托人以张立恒的名义给老爸写信,让把钱寄给兰州的一个亲房张玉善的儿子。张玉善的儿子在兰州师范学校上学,回家时把钱带回来给他。

我问“亲房”是什么意思?老爸老妈说就是同一家族的人家。我想就是前文所述3月(农历)清明祭祖时,一同去老坟祭祀的人家吧。老爸说张玉善为人比较好。他做堡长,威狄堡内的戏台拆除改建学校时,上大梁时上不去,他个子高大,就去抗大梁,一用劲,大梁没上去,却掉下来砸在他的后背上。当地人讲迷信,不去请医生,先是请“灵神”做法,后又请“师公仔”做法,折腾了五六天后,人死了。老爸老妈说,当地做“灵神”的是女人,做“师公仔”的是男人。

钱给了张玉俊,自然也就没有了。去酒泉需要盘缠,只好把金戒指卖了。邻居蒋裁缝知道后,自告奋勇带着老爸去张掖老凤祥金店卖戒指。之所以远去老凤祥,是怕当地人不识真假,卖不了实价。到了老凤祥,过等子上称量后,对换了现钱,做了他去酒泉的路费。所谓等子,也写做戥子,是清代和民国时流行的计量用具,主要用于称一些贵重的黄金、白银、珠宝、中草药等,以克为计量单位。

当然,蒋裁缝陪老爸去张掖是有自己的盘算的。蒋裁缝自己抽大烟,也卖大烟。他在张掖买了大烟,缝在老爸的衣服里带回来。好在没出什么事,在张掖停留两三天后顺利回家。老妈说,当时当地人抽大烟很普遍,大人抽也给小孩喷,用来止疼。老爸说他小的时候,家人买来大烟泡,让蒋裁缝给吹过。不过蒋裁缝主要是自己抽,随便给喷几口。老妈小时候生病,家人用一毛钱搓成卷,把大烟碾成一团一团的,点着让她吸。

老爸说,临解放时这个蒋裁缝还抽大烟,被人糊了高帽子游街,边走边喊:“我是个大烟鬼……”每次被游街他都说他要戒,可就是戒不了,就有人出馊主意让他的儿子陪绑游街。他儿子边走边哭骂:“老不要脸的,你自己抽大烟,我也跟着丢脸。……”但也还是戒不了。

在家乡住了半个月,老爸搭朱耿鑫贩酒的车去了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