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老爸和他的“苦”日子(一)  

2015-06-27 18:49: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0岁时,老爸回顾自己的一生,概括了一个字:“苦”。

说起老爸年轻的时候,毫不夸张地说,可以用浓眉大眼、英姿勃发来形容。他是我们整个家族中最英俊的男人,没有之一,就是惟一。所以,相亲时,老妈一眼就看中了,不顾家人关于年龄、辈分的原因而反对这门亲事,一心一意嫁给了老爸。

    一、老爸和他的张氏支脉

老爸是个苦孩子,出生三个月父亲病逝,13岁母亲也去世。幼年失怙的老爸却一辈子牢牢记得他的家族名序“学延志,广大文明”,而且很骄傲他是排头“立”字辈的。

《张氏家谱通论》说:张姓历史悠久,族大支繁,是中国人口最多的大姓,人口已超亿人,占中华民族人口的十分之一以上。唐代十大“国柱”,张姓居首位,张姓祖先可以追溯到五千年前中华民族的共同始祖——黄帝。《唐书》称:“黄帝子少昊青阳氏第五子挥为弓正,赐姓张,此为得姓之始,其族最广。”《风俗通》云:“张、王、李、赵,皆皇帝所赐姓也”。另一说是春秋时晋国有个大夫叫张候,其子孙以王父(即祖父)之字为氏,此即为晋国张姓之始。张氏谱图言张姓有四十三望,尤以清河张为最高门。春秋晋国(今山西省)是张姓主要集聚居之地,战国时期的晋国分为韩、赵、魏三国,张姓人群开始适徒到黄河中下游地区,在更广泛的地区建立家园,随着政治中心转移迁居黄河南北,秦、西汉统一封建国家,先民建功立业封为王候,到黄河流域西至甘肃、宁夏,东到山东、江苏沿海,北至长城,南到秦岭、淮河。

古语说:“家之谱犹国之史,史不作无以知一代之圣哲;谱不叙无以知一姓之英奇。”家谱,又称族谱,宗谱、家谍、家乘、房谱、世谱、支谱、谱事等等。名目众多,但皆是以反映一姓氏血缘家族的记载、家族迁徒、世系列表、人口兴衰、人物事迹、风土人情、祖训家规等为主要内容的历史文献。周朝张仲任朝庭重臣著“中兴”孝友著称于世,是张姓始谱,张仲是最早见于史书的张姓先民。张氏谱书著录有唐朝张太素的《敦煌张氏家传》二十卷,还有《曲江张氏家谱》一卷,明嘉靖年间张浚统一修领纂《张氏统宗世谱》共二十一卷,收录古今迁居地图17幅,张姓人口全部编入谱内,张氏家谱114种,共949卷,86846页。清河家谱最多。茂陵张氏家谱《宗规》中就有派文字录“孝持家远,诗书世命长”,分别由清河(河北清河县)、南阳(河南)、吴郡(江苏苏州)、安远(宁夏口元县)、敦煌(甘肃武威)、武威(甘肃、宁夏)、范阳(湖南常德)、犍为(巴蜀彭山县)、中山(山西太元)、沛国(江苏)各地一支派各占一字,以支派名“勤襄国事,正直人纲,龙虎凤云会,修齐翊赞良”可明确支派、辈分。南宁《〈张氏三修族谱〉源谱叙》说:“家无谱,无以辩一族之亲疏。谱也者,详生没,纪葬处,定尊卑,别亲疏,岂不重哉!”同一族有亲疏远近,而家谱中记载的世系支派房门俱分得清楚。

老爸属于张氏发端于河北清河“忠”字的“立”字一支。老爸本名张立忠,所以在这一支脉中排序老大,辈分最高。但这一家人似乎并不十分看重宗族血脉,所以名字起的很随意,时断时续。我们这一代人,只有老爸哥哥张立恒的独子张学海是延用“学”,因常被误写“雪”字,也就将错就错。老爸自己的独子则因生在新疆,起名张疆晖,上学后,又因“疆”字笔画繁杂,被老师改为张江晖。我们三个妹妹上学后也都随哥哥,用了“江”字。我记得上小学前,老爸教我写自己的名字,写的还是“疆”字。我的大哥张学海和哥哥张江晖都只有女儿。无论爷爷、父亲辈们曾经怎样努力,中国人传宗接代的梦想早已梦碎中国式计划生育。

老爸很认真地告诉我,老爸的曾祖有两个儿子:张英元、张尚元。张英元一脉单传,有独子张玉相。张玉相为开枝散叶、延续家族血脉,娶妻纳妾,有了儿子张立实、张立聪、张立恒和张立忠,女儿张爱英。我老爸就是这家的小儿子张立忠,工作后改名张利忠,后定名张明功,沿用至今。张尚元有两个儿子:张玉俊、张玉林,因从年轻时起就吃喝嫖赌,一生无儿无女。奶奶去世后,为让奶奶被认可、有名分、入祖坟,作为交换,老爸被过继给我的叔爷张玉俊。玉字辈的祖父们我一个也没有见过。但从他们没有用家族排序的“明”字,而用了“玉”字,可见这是在家族兴旺时出生并被娇养的一代。而他们的吃喝嫖赌,也让整个家族迅速由盛而衰,由小康坠入困顿。

我的爷爷张玉相,因为一脉单传,为延续家族血脉,私生活就比较复杂。老爸说:现在守在老家祖坟、住在老房子的是爷爷的长子张立实,他的儿子叫张学寿,孙子叫张延利。我发现,这是唯一严格按族谱起名延续家族血脉的一家人。但他的母亲似乎在家族里没有名分,他和家里的同父异母的兄弟们也不太来往。巧的是,张延利和我母亲是小学同学。

还有一个巧合,就是我的三姨夫张延武也是老爸这一支脉的,只是辈分比我爸低两辈。不过两家虽是同乡,并不认识,也不曾来往。我三姨的儿子,我的表哥张志新都是志之辈,若从辈分论,也比我小了。老爸说,老家人论辈分,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为了防止近亲结婚。可是,如此混乱的辈分,长幼混淆,怕也是今人不讲究,不爱论辈分的一个重要原因。

爷爷张玉相和正房妻子所生的儿子叫张立聪。但从老爸记事起,他就神出鬼没的,经常不在家,四处讨生活。直到解放后,老爸去了新疆,才和定居在哈密的我的大爹张立聪建立起比较稳固的联系。他原本在哈密务农,后来在哈密市临街的路边有了自己的一院房子,我上大学时多次去过那里。院里有简陋的住房和厨房,不大不小的院落里有个葡萄架子,院落四周有已经废弃不用的牲口棚。张立聪把自己的生身母亲接到哈密奉养,据说哈密奶奶享年63岁。老爸老妈叫她大娘母子。当地人把自己的母亲叫娘母子(读作niánɡ mù zi),也写作“娘姆子”。“大娘母子”也就是大妈的意思。

我的奶奶叫康凤英,育有二子一女。长子张立恒,长女张爱英,次子张立忠。奶奶40岁时生养了我的父亲,享年只有53岁。老爸说:奶奶这一辈的当地妇女很少有人有自己的名字,一般在家叫乳名,嫁夫随夫姓,奶奶在张家就叫张康氏。康家是有文化的人家,所以我的奶奶才会有自己的名字。老妈说:你奶奶肯定是很漂亮的人。她的潜台词是,因为漂亮,所以被爷爷纳妾。老爸说:漂不漂亮不知道,我也不记得她的模样了。老爸只记得我的奶奶有一双标准的三寸金莲,走不动路,每天颤着小脚忙家务,甚至跪在院子里的菜地里做农活。原本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富贵生活而养成的三寸金莲,却不得不下地做活,生活的落差可想而知。

出生3个月就失去父亲的老爸大约常常会缠着自己的母亲问自己是怎么生出来的,所以他至今还记得奶奶常说的,当地人打发孩子的一句俗语:“米人(称)儿,面人(称)儿,吃到肚子里变个肉人(称)儿。”这里的“人”字,当地人发音“chēn”。老爸不无感伤地说:父母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给了我生命,但没能把我养大成人就走了,所以我也就没有太多感激之情。担心老爸伤感伤身,老妈故意打岔,笑着模仿老爸的心里话接着说:有时还抱怨他们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让我受了这么多苦。老爸的情绪果然被打断了,说不下去了。

    老爸说:威狄堡(今新华镇)当地有5个张氏家族,以他家这一支脉最大。当地人3月(农历)清明祭祖时去老坟,只能男人去。族里的长辈们和有钱的族人住在帐子里,孩子们在野地里撒欢。成年男人在帐子里举行仪式,煮羊杂汤散给参加祭祀的人食用。传说:有一次,刚做好的羊杂汤锅不小心打翻了,族人看着洒在地上的肉汤和杂碎很心疼,就招呼在野地里疯玩的男孩子们拿馒头沾着吃,不巧被路过的人看见,编了顺口溜:“张饿鬼,蒸馍沾着吃恶水”。老妈笑着说,她记得当地人流传的是:“张饿鬼,吃恶水”。可见,张氏家族在当地虽然庞大,但并不尊贵,也并不特别富裕。老爸说,3月祭老坟,但老坟里埋得是谁,大家已不甚了了。7月初一祭小坟,才是血缘亲近的人在一起。我想,老爸之所以还记得自己从未谋面的祖父和叔祖的名字,大约就是祭小坟时看到的。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