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与莫言相伴的寒假  

2014-02-17 19:13: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寒假,过得太匆忙。放假前借了不少书和杂志,还没来得及看完就结束了。

这个寒假,家里的领导总是酸溜溜地说:某人成了莫言谜了。其实,我不可能粉莫言。因为他的小说确实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无论领导说什么,我总能找到“莫言说”,我也总是替莫言辩护。多数时候,莫言说服了我,我赞成他。

这个寒假,细读了莫言的长篇小说《生死疲劳》《蛙》、采访录《碎语文学》、演讲录《用耳朵阅读》、剧本《我们的荆轲》,做了不少文摘。翻阅了他的散文集《会唱歌的墙》。加上之前读过的《天堂蒜薹之歌》《檀香刑》,和更早时期读过的《丰乳肥臀》。还想要读的是他自己最为看重的《酒国》和成名作《红高粱家族》。

这个寒假,我是心念着郁达夫的一句话来阅读莫言的。郁达夫曾在他著名的短文《怀鲁迅》中说:“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

莫言是否伟大,似乎还要等盖棺定论。莫言也的确和每个正常的人一样,有优点也有缺点,不是一个完美的人,更不是道德楷模。但我想,无论有多少争议,他已成为中国文学史上不能不大力书写的一个人物。读莫言,我只想知道,同样的体制下,为什么是他而不是别人。所谓“翻译论,所谓“电影论,都如同“阴谋论,不足以说服我。读完他的作品和言论,我想我找到了答案。

这个寒假,与莫言相伴,我才知道我有多孤陋寡闻。1987年,我大学毕业,生活在莺歌燕舞之中,莫言写下《天堂蒜薹之歌》,他当时的觉悟我现在才有;上个世纪90年代他就知道了北大才女林昭的故事并成为他创作《檀香刑》的重要原因之一,而我是在2013年的清明节才知道林昭的故事并深受震撼;2013年近一万头死猪从浙江的河渠水道顺流而下进入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市的水源,给正在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造成难堪,成为中国公众和世界媒体围观议论的热门话题,可是,早在2006年莫言就在《生死疲劳》中描述过这一场景:

“就是这样,染病的猪大部分还是死了,煊赫一时的杏园猪场土崩瓦解。死猪的尸体堆积如山,无法焚烧,只好挖坑埋掉。坑也无法挖深,半米就出水。无计可施的人们,在兽医们走后,便趁着夜色,用平板车将那些死猪拉到河堤,倾倒入滚滚的河水中。死猪们顺流而下,不知所终。”

黄浦江死猪事件与莫言小说《生死疲劳》中的情节如出一辙,网友惊叹莫言为“预言帝”。其实,莫言只不过说了真话而已。

2001年,我还坚信“文艺要为工农兵服务,莫言却公开地、坚定地提出要“作为老百姓”去写作而不是“为老百姓”去写作。因为“为老百姓写作”的小说虽然有它存在的价值,但一般来说批判性较强,易于类型化,较难写出精品。而“作为老百姓写作”,基本上是从个人出发的,站在个人的角度上写自我,这种写作才能写出个性化的、原创性的作品,会更加多义性,思想内涵会更丰富。当个人的精神痛苦与时代精神痛苦一致时,就会产生同时具有社会和时代意义的真正伟大的作品。

2008年或者更早些时候,他明确提出要“把好人当坏人写”“把坏人当好人写”“把自己当罪人来写”。他是坦诚的,他说:事实上,如果毫不留情地回顾自己走过的人生道路,就会发现我确实犯过很多错误,而且有的是不可原谅的错误,也干过许多道德上有问题的一些事情。

我想,单就这两点,坚持下去,就足以使他伟大。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