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三月读书笔记(一)  

2013-03-25 08:37: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阳春三月好读书哦。估计接下来的几个月就不会再有这样的闲情雅致了。

    一、四部长篇小说:村上春树和莫言的不同

    从村上春树的《天黑以后》(林少华译)《1Q84(I)》(施小炜译)到莫言的《天堂蒜薹之歌》《檀香刑》,是一段从阳春白雪到下里巴人的奇特阅读历程。这里所谓“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不是高下之分,而是指作者书写内容、思维方式和叙事方式的不同。

正如莫言在《<檀香刑>后记》中自己坦言的那样“就像猫腔不可能进入辉煌的殿堂与意大利的歌剧、俄罗斯的芭蕾同台演出一样,我的这部小说也不大可能被钟爱西方文艺、特别阳春白雪的读者欣赏。”我自认为并不特别“钟爱西方文艺、特别阳春白雪”,但对于《檀香刑》却觉得无法细读,作品对“腰斩”“凌迟”“檀香刑”等古代酷刑细致入微的描写对我的感官是极大的刺激,全书除了韵文,让我无法深入阅读。为了保护自己不做噩梦,我仅用了大半天的时间浏览了一遍。尽管如此,看完以后还是深深的绝望——对社会、对人生,甚至对自己。大概我们从阅读中得到的无力感正是莫言本身的真实感受,却让人难以接受。

莫言不可能是你茶余饭后的消遣,也不可能满足小资们淡淡的忧伤和优雅。而村上春树却是可以让人端着咖啡细细琢磨的。这是村上春树受大学生和女性追捧的一个重要原因。

两相对比,让我想起鲁迅的话:“我看中国书时,总觉得就沉静下去,与实人生离开;读外国书——但除了印度——时,往往就与人生接触,想做点事。”(鲁迅《青年必读书·华盖集》)读村上春树,总让人怀着一丝温暖和希望,想要改变、向善,它呼唤着你心中最柔软的部分;读莫言,则让你彻底放弃希望而绝望,因为你想做的任何改变都需付出鱼死网破、万劫不复的代价。他也时时劝你放弃抵抗,做一个顺民,过安分日子。但同时他又告诉你:那样的日子也不是你想过就能够过得上的。

莫言对自己的定位很准确: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村上春树也是一个讲故事的人。两个人讲的故事很不一样。 

另:尽管我喜欢林少华的学者风范,但我不得不说施小炜的译文感觉比林少华的译文好懂,后来者居上。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