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转载】景凯旋:我为什么不喜欢莫言的作品  

2012-10-25 15:13: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言得奖引起的分歧,让我想起索尔仁尼琴批判西方的一句话:这世界是分裂的。我读过莫言的作品,同时也读过其他诺奖作家的作品。在对莫言的看法上,我发现我和许多价值观相近,并在微博上互相关注的朋友存在分歧。阅读是个人性的,我在这里只想谈谈属于个人的感觉,并只想对那些价值观相近的朋友发言。

德国汉学家顾彬说莫言没有思想,这有莫言本人的公开言行作证,毋庸多言。就文学本身来说,我觉得莫言是个有才气而无灵魂的作家。尽管我不喜欢莫言的叙事和文字过于张扬,缺乏节制,但这只是个人的偏好。灵魂同样是个与感觉有关的词,是作品细节(小感觉)和整体主旨(大感觉)所带给读者的感受,因而也是一个人难以言说的东西。但或许有一个可以检验的标准,那就是,一个作品有没有灵魂,取决于个人处于何种心境下的感受最为真实。

当一个人在快活或平静的时候,阅读动机会比较宽容,这时你不会有心灵活动,你会客观欣赏不错的甚至让你惊讶的东西,这样的作品包括许多二、三流作品,你会欣赏它的叙事和语言。而当一个人在痛苦的时候,阅读则是为了寻求心灵的慰藉,这时你是处在纯粹个人的世界,你需要和一个伟大的心灵对话,让你感觉在这个世上你还不是孤独的,你有一个伟大的同类。

也就是说,只有那些能够慰藉你心灵的作品才是有灵魂的,而我个人觉得莫言还够不上这个档次,他从来打动不了我的内心,也缺乏人性深度和内在张力。那些对文学有很深理解力的朋友们,如果在痛苦时是去读莫言的作品,而不是去读其他诗人和作家的作品,那算我错了。如果在谈论莫言的时候没有任何心灵活动以外的因素(这里我还不是指将莫言的获奖当作自己的荣耀),那算我错了。如果说灵魂不是文学的最重要元素,那算我错了。

至于诺奖,自从第一个“莫言”获奖时,我就不重视它了。在才华上,彼莫言甚至比不上此莫言,遑论思想和灵魂。正如萨特所说,诺奖不过就是几个瑞典老头对文学的评判。萨特当然有资格鄙视它,瑞典没有产生过第一流作家(只有斯特林堡还可以,但他恰恰没有获奖),但他们却把此奖给了许多本国二流诗人。如1916年的得主海登斯塔姆,当时就是一个不出名的民族主义者,晚年更倾向于法西斯主义。

但经过百年历程,诺贝尔文学奖已经获得了某种崇高的权威。这种权威来自那些代表了人类良知的文学大师们对它的接受,而不是相反。从他们的作品中,我们懂得了在古老的“诗言志”传统之外,文学——这个被康德称为理性的高级审美形式——还有一个更高的使命,那就是提高整个人类的精神维度。也正因为如此,诺贝尔奖才创造了一个世纪的神话,即那些获奖作品常常能提升我们对世界和人生的认识,增强我们被生活消磨殆尽的感觉,甚至鼓舞起我们的勇气和同情心。

一般来说,诺奖委员会在评价西欧和苏联东欧作家时,采用的是同一的最高的人道主义标准,因而获奖者名不副实的较少。而当他们将眼光投向东方时,采用的则是东方主义的浪漫视角。欣赏的要么是神奇道家,要么是乡间转世,再点缀一点苦难或表面的荒诞(如果分不清外在和内在荒诞的区别,那就不妨再读一遍卡夫卡作品,或者捷克作家克里玛对卡夫卡的解读《刀剑在逼近》)。实际上,他们要的不是苦难的感觉,而是东方的陈旧。

对于西方人来说,面临自身社会的价值失范,东方往往便成为他们失去的地平线。当他们越来越觉得身边的生活缺乏诗意时,就会把目光投向东方,通过一个异质文化的参照,来反省他们自身面临的问题。这种谬误不是出于西方文化霸权的需要,而恰恰是出于对西方自身价值的困惑。

现代社会最大的讽刺,大概就是这种东方人向往西方,西方人向往东方了。对东方的浪漫主义想像长期主导着西方人对东方的看法,在那里仍保存着前工业社会的传奇和荒蛮,是已经失去道德活力的西方人要寻找的“香格里拉”。在这样的期待中,现代中国人的生活成为一种失真的文化。

难道今天西方的道德和智力水准是如此低下混乱,已经丧失了他们自己的精神原质和判断能力?还是西方现代派文学在无休止的追求新奇中已经耗尽了所有的灵感和素材,要靠东方的摹仿者来兴衰继绝?

尽管新的作家仍然层出不穷,但那些曾经深入和震撼过我们心灵的作家,却是杳不可寻了。如果说瑞典文学院下意识地认为,文学的最高标准不是存在于时间之中,而是存在于诺贝尔奖的颁发之中(当然不是),那么,最近十多年来少见真正的文学大师产生或被发现,应当有瑞典文学院的一份责任。

还是让时间去检验吧。当一个作家获奖后,他将不可避免地接受全世界那些活着的大作家和批评家的审视,如果他们有兴趣去阅读这个作家的作品时,他们也许会发现,那里面其实什么都没有。

这样的状况并不鲜见。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