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读孙郁两篇文章有感  

2012-07-19 09:49: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读孙郁先生两篇文章,颇有感想。不知为什么,我曾误认为孙郁是郁达夫的后代。查了“百度”,知道不是。但是他文字的从容、雅思还是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1. 我们这代人,较之前人,在精神上格局并不大

孙郁在《<奔流>琐记》一文的结尾写道:

郁达夫是鲁迅友人中心性最为洒脱之人。他的话,确有我们可回味再三的隐含。八十年过去,如今知道《奔流》者,已寥寥无几。想起往年的流光碎影,人与事之间,流动着道道幻影。一两个人支撑的杂志,却像万花筒般多致,现代精神史最迷人的一隅,在这里可以找到一二。思想的喷吐,不都在自己的文字里。在译介、编辑里的哲思间,也有内心的另类表达吧。由于此,我每当反顾于此的时候,便感到惭愧。我们这代人,较之前人,在精神上格局并不大,今天,被遗忘的灵光真的太多了。(《十月》2012年第3期,P135

想想当年郁达夫、鲁迅面对的中国,想想他们完全有条件远离中国,想想他们的付出、坚守和牺牲,想想我们自己只想“躲进小楼成一统”,想想我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想想我们从虚拟世界的对骂到现实世界的“约架”……我们缺少鲁迅郁达夫们的理想、理性和理智,于是,我们的精神格局就小了,只剩下了惭愧。

顺便说一句:方舟子、肖鹰们让我看到了理想、理性和理智。

2. 汉语如果是反智的,仅仅是观念的载体,大概就生病了

孙郁在《语言的颜色》一文中说:

现在的青年,大约不再使用这类的语言。他们觉得与自己的个性很远了。我看到韩寒、郭敬明、张悦然的小说语言,便觉得自己和他们的隔膜很大哦。有时想,自己真的垂垂老矣,完全不解那样活泼的话语方式。汉语如果是反智的,仅仅是观念的载体,大概就生病了。(《中国图书评论》2012年第5期,P13

这段话让我很费解,于是反复细读。

第一句话所谓“这类的语言”所指很多,但单看上文谈得是“革命的传奇语言”,并说“这样的语言,曾深刻地影响过我。有时候想到遇事时的冲动,就有这样话语的支撑,或者说,那些一元论下的崇高感,也在自己的血液里”。不过,这样的话语,现在“只片刻地驻足在我自己的世界,更多的时候却被革命前的士大夫语言所吸引。”那么,所谓“现在的青年,大约不再使用这类的语言”里的所谓“这类的语言”当指“革命的传奇语言”和“士大夫语言”。也就是说,孙郁先生认为“现在的青年”即没有继承古老的传统语言,也没有继承中国革命文学的语言,而是发展出一种新的语言表达形式。这样不好吗?为什么孙郁先生反说“隔膜”“不解”?

结尾一句是答案:这样的语言是“反智的”,只有“观念”,是“生病了”。那么,语言除了表达“观念”,还应该有什么才不是“反智的”,是健康的?再看下文,作者转谈“汉语的内在性问题”,赞刘绪源《今文渊源》“对周氏兄弟、胡适用情很深,以为真的、美的汉语,是这类人继承和发扬光大的”,而钱锺书、梁实秋、知堂、李泽厚的文字则“对汉语书写的理解,有自己特别的体味”,赞赏他们“汉语的机智、美丽”。也就是说孙郁先生认为韩寒、郭敬明、张悦然这些“现在的青年”读书少,所写的文字缺少传承,“色彩减少”了,“走了‘赋得’的路,便不足为观了”。

再顺便说一句,这段话是不是说明,孙郁先生认为韩寒虽然“反智”,但并不是“代笔”?因为如此“活泼的话语方式”显现不是与孙郁先生年龄相近的韩寒的父亲那一代人的文风。但是,方舟子们所指出的其中的“革命的传奇语言”和“士大夫语言”的片段又怎么解释呢?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