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省察异化思维 还原人的教育(一)  

2012-12-23 16:22: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本应是人的教育,曾几何时,教育被异化,被“神化”或被“物化”,越来越远离人的概念,也就远离了教育的初衷。所以,不少有识之士大声疾呼“让教育回归常识和人性”。的确,面对常识和人性,我们是该理性检讨现代教育中种种经不起检验的所谓至理名言,去除教育领域的异化思维,还原人的教育了。

一、省察教育的异化思维

所谓教育思维的异化,是指这种思维背离了教育的初衷,它不仅没有解放人,使教育者或被教育者从中获得更多心灵的自由和自在,反而使他们感受到了更多的压迫。在这种思维的引导下,人被自己所实施的教育支配和奴役,从而使受教育者的个性不能全面发展,反而畸形膨胀。当下中国教育被代表这些教育思维的一些所谓教育名言搅得思维混乱,角色错位,问题频出。可以想见,由教育思维的异化导致“教育被异化”,并最终导致“人被教育异化”,这种结果和危害将是惨痛的。省察这类异化思维,主要有以下三类。

1.“没有教不好的学生”——教师的神化

当一个教师说“学生没有教育好,是我的错”、“学生没学会,是我的问题”时,其潜台词可能是教师个人在严于律己、反躬自省和追求完美,它体现的是教师个人的不推诿、敢担当的勇气;但是,当一个领导说“所有的学生都是好学生”、“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时,说话人自觉不自觉地让自己站在了教育和道德的制高点上,从而体现的是责人严苛、武断专横甚至委过于人的霸气。如果说前者彰显的是教师个人的人文情怀,那么后者则显露出教育管理理念中人文精神的缺失。但无论前者还是后者,教师都被有意无意地置放到无所不能、神通广大的“神”的位置上了。

当然,作为教师,如果在任何时候他或她的所有学生都没被教好,那当然是水平或能力问题,而且客观地说,再好的老师都有再提高的余地和必要,但是,把所有的错都归咎于自己,这种思维方式本身也是以神化自身为前提的。上世纪80年代,台湾作家三毛曾担任教职,以“学生的错都是老师的错”为座右铭严格自律,而且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尽可能推掉一切应酬,仅仅一年就因透支生命而一度丧失记忆、神经错乱,不得不告别教坛。常识告诉我们,教育是一门艺术,不是工匠的手艺,两者的区别在于后者可以熟能生巧、工业化生产,前者具有不确定性和难以简单借鉴或复制的特性,所以再伟大的艺术家都有无可挽回的遗憾。教育艺术值得教师伴随整个职业生涯,终身修习。客观地讲,“不会教”的老师有,“教不好”的学生也有,我们不能将教育简单化、绝对化,过分夸大学校教育和教师的作用和地位。否则将如有识之士预言的那样:神坛从来都是祭坛的同义词,对教师一味拔高,送上神坛,一同陪祭的,是中国的教育,中国的未来。

有人说,当年著名教育家陈鹤琴之所以提出“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是要倡导一种“永不放弃”的精神,后来的霍懋征、任小艾等众多的教育名家把它当作自己的教育信念,信奉的也是这种精神。进入新世纪,教育已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被人诟病,越来越成为各种矛盾激化的焦点。如果教师依然将这句经不起逻辑推敲的话奉为经典、自我神化,那么,最受伤害的首先是教师自身。放教师们走下神坛找到自己的位置,还原他们人的本性,接受他们作为人的弱点,让神的归神,让教育的归教育吧。时代在变,理想主义教育家的理念要经得起时代和实践的检验,符合辩证法和教育规律。面对复杂的教育,专家、领导或教师,谁又能更具道德优势呢?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