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地坛在我”(二)  

2011-10-04 15:29: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史铁生说:“徐志摩这句诗未必牵涉生死,但在我看,却是对生死最恰当的态度,作为墓志铭真是再好也没有。”

201112日,史铁生去世第三天,遗体在北京八宝山火化,没有哀乐,没有花圈,也没有告别仪式。二三十个至亲好友,遵照陈希米的嘱咐,大家不哭,只默默地撒一些花瓣给他,送他静静地走。14日,史铁生60岁生日。“与铁生最后的聚会”在北京798时态空间画廊举行。依然没有哀乐,没有花圈,没有挽联。“60根红烛绕成一圈,外面围着红网,一支支红玫瑰别住一张张祝福的卡片”,而陈希米“裹着粉色大披巾,戴上红围巾。彩色的水钻花朵型发夹,把头发高高别起”。她要求大家不带花圈、挽联,可带漂亮鲜花,要穿漂亮衣服。

陈希米再一次忠实地履行了丈夫的心愿。二十年的夫妻相守,同样身有残疾的妻子在丈夫病重时日日夜夜的守候,一次次从死亡的阴影中唤醒丈夫的性命,陈希米已然能够与丈夫一起坦言:“死与你我毫不相干”。而这样别具一格的相送,恰是史铁生心中最美丽的憧憬,他不但常说“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而且曾用诗来描述这样的别离:

“呵,节日已经来临/请费心把我抬稳/躲开哀悼/挽联、黑纱和花篮/最后的路程/要随心所愿/……/让我从火中飞入/烟缕、尘埃和无形/最后的归宿/是无果之行/……最后的祈祷/是爱的重逢。”

史铁生期待着穿越烈火,实现“爱的重逢”。而史铁生这样的人是配享“涅槃重生”的,因为他是一个纯粹的人、完整的人,他以多次在死与生中穿越的生命体验和通达的智慧教会我们这些身体健康的人:人应该如何面对生老病死。著名娱记、评论家何东说:“那么多书,却很少教人救自己,让人内心能面对自己,没有。直到碰到史铁生的书。”史铁生一本薄薄的《我21岁那年》帮何东驱散了内心的阴霾,走出了人生的低谷,让他们结成了终生的友谊。史铁生和陈希米共同的朋友、作家钟晶晶怀疑自己得了绝症,彻夜失眠后拨通了史铁生的电话,而史铁生一句“把命运交给上帝,把勇气留给自己”便让她豁然开朗。上海作家陈村说得更明白、更透彻:“我这次去北京,是由妻子陪同护送。也许下次到北京去见史铁生,我也要坐个轮椅了。……我可以负责地说,本人即便已经坐上轮椅,依然可以春心荡漾,可以不依不饶,可以尖酸刻薄。当然,更可以在一个个深夜,摆放好自己,默读史铁生的文字,感受生的气息。”可以说,史铁生是以残缺之躯开启人类心灵的智慧、弥补人类心智的缺损、抚慰人类脆弱的灵魂,而作为与他心心相印的妻子,那个在钟晶晶笔下“穿着水红裙子”的女孩、在陈村笔下有着天使般“灿烂”“忘忧”“本分”笑容的陈希米,一句“不哭”,一句“可以,可以,完全可以”,同样以超越常人和常态的大智大勇呈现出撼人心魄的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