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和刀郎一起享受孤独(一)  

2011-04-01 19:48: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识刀郎是在一家歌厅。2004年初冬,同事们一起K歌,大都是我的同龄人,点的也都是些老歌。有个来自东北的年轻人点了一首《2002年的第一场雪》,但他不太会唱。通常碰到这样的歌大家就会切换,但不知为什么,那一刻,来自天南地北的同事们都没有动,一起静静地听完了刀郎的原唱。黑暗中,我的泪水盈满眼眶,在歌厅的喧嚣中让自己一点点浸透了孤独,缩在角落里享受着刀郎带来的淡淡的忧伤和寂寞。是的,“享受”。京都忙忙碌碌的生活让我的情感变得日渐粗糙,让我的感觉变得日益迟钝,让感伤的情绪变成了难得的“享受”。“停靠在八楼的2路汽车/带走了最后一片飘落的黄叶”这美丽的瞬间凝固在刀郎的歌唱中变成了永恒,却唤起了我对乌鲁木齐“不思量自难忘”的片片回忆。那个怀着无限忧伤渐行渐远的惆怅的刀郎、那个因为紧张而绊倒在领奖台的可爱的刀郎、那个总是把帽檐压得很低的害羞的刀郎,就这样唱着诚挚的情歌第一次走进我的视野,让我听着他的歌和他一起享受着孤独。

刀郎,不靠选秀、不靠比赛、不靠绯闻,甚至不靠媒体宣传,既不是“学院派”也不是“科班”出身,只是低着头、弹着吉他随心所欲地歌唱、发出来自心灵深处的声音,却在中国歌坛横空出世。当我知道并喜欢上刀郎时,卖歌碟的小伙子却告诉我:刀郎已经过时了。的确,刀郎是不属于时尚的。可对于真正喜欢刀郎的歌迷来说,刀郎是触及灵魂的,是难以言说的共鸣,不可能是转瞬即逝的流行。

喜欢刀郎不仅因为他那浓郁的西域曲风、苍凉的感伤曲调,也不仅因为他撩人心魄的炽烈倾诉、哀婉动人的爱情表白,更为他歌曲中那熟悉而亲切的地名和时时流露的对新疆兄弟般的情谊、亲人般的情怀。喜欢他《关于二道桥》中对爱的执着和缱绻,也喜欢他《五一夜市的兄弟》中对一个失意人的声声劝慰。“打馕的乡亲,买肉的邻居”天天和我们在一起,我们熟视无睹;库尔班江家黑眼睛、红纱巾的撒吉旦常常从我们的身边走过,我们没有留意她的美;“流鼻涕”的小兄弟、醉酒的失恋者,同样是我们难忘的童年和故乡记忆。当这些被某些人眼里的“外乡人”——刀郎捕捉到时,却唤起了我们这些曾生长在新疆,如今远离新疆来内地生活的“异乡人”亲切而美好的回忆,因为刀郎是那样美丽地、欢快地、善意地、幽默地、动情地记录并演绎了这一切。新疆——这个以“歌舞之乡”闻名于世的美丽的地方,自王洛宾谢世后,除了刀郎还有谁写出了那么多对她饱含深情、被全国甚至全世界华人传唱的歌曲?

当年,王洛宾歌唱新疆的优美歌曲曾召唤无数热血青年历经千辛万苦西出阳关来到祖国的西部边陲建设边疆。如今,刀郎歌曲中神秘浪漫的乌鲁木齐二道桥、五一夜市,甚至八楼的2路公共汽车站也成为旅游者心中美丽的向往。

丹麦哲学家克尔恺郭尔有一句名言:无论我写什么或说什么,我的目的不在于增加写作对象或者说话对象的知识,而在于增强他们对于人生的感受。刀郎就是这样以他细腻、深情的歌声丰富并增强了我们对人生、对故乡、对他乡的感受。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