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转发雷平阳:祭父帖(一)  

2011-03-07 08:23: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本山川,极命草木

  

——题记

  

  像一出荒诞剧,一笔糊涂账,死之前

  名字才正式确定下来,叫了一生的雷天阳

  换成了雷天良。仿佛那一个叫雷天阳的人

  并不是他,只是顶替他,当牛做马

  他只是到死才来,一来,就有人

  把六十六年的光阴硬塞给他

  叫他离开。而他也觉得,仿佛自己真的

  活了六十六年,早已活够了,不辩,不说谜底

  不喊冤,吃一顿饱饭,把弯曲的腰杆绷直,

平平地躺下,便闭了眼

 

  如果回顾他,让他在诗歌中重生

  让他实实在在地拥有六十六年

  是我的职责,我将止住一个诗人对虚无的悲哀

  并尽力放大一个儿子灵魂的孤单

  迷雾只为某些人升起,金字塔一样的火焰

炙烤的是狮子、老虎、鹰隼和鬼怪

 

  他上不了桌面,登不了台,一个老农夫的儿子

  在有他之前,悲苦已经先期到来,第一声啼哭

  便满嘴尘埃。老农夫的妻子

  抱着他,逗他:“笑一下,你笑一下。”

  他就笑了,一张被动的、满是皱纹的笑脸,像老农夫的父亲

  心有不甘,隔了一代,又跑回来索取被扣下的盘缠

  围着他的棺木,我团团乱转,一圈又一圈

  给长明灯加油时,请来的道士,喊我

  一定要多给他烧些纸钱,寒露太重,路太远

  我就想起,他用“文革体”,字斟句酌

  讲述苦难。文盲,大舌头,万人大会上听来的文件

  憋红了脸,讲出三句半,想停下,屋外一声咳嗽

  吓得脸色大变。阶级说成级别,斗争说成打架

  一副落水狗的样子,知道自己不够格,配不上

  却找了一根结实的绳索,叫我们把他绑起来

  爬上饭桌,接受历史的审判。他的妻儿觉得好笑

  叫他下来,野菜熟了,土豆就要冰冷

  他赖在上面,命令我们用污水泼他

  朝他脸上吐痰。夜深了,欧家营一派寂静

  他先是在家中游街,从火塘到灶台,从卧室

  到猪厩。确信东方欲晓,人烟深眠

他喊我们跟着,一路呵欠,在村子里游了一圈

 

  感谢时代,让他抓出了自己,让他知道

  他的一生,就是自己和自己开战。他的家人

  是他的审判员。多少年以后,母亲忆及此事

  泪水涟涟:“一只田鼠,听见地面走动的风暴

  从地下,主动跑了出来,谁都不把它当人,它却因此

  受到伤害。”母亲言重,他其实没有向外跑

  是厚土被深翻,他和他的洞穴,暴露于天眼

  劈头又撞上了雷霆和闪电,他那细碎的肝脏和骨架

  意外地受到了强力的震颤。保命高于一切

他便把干净的骨头,放入脏水,洗了一遍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