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樊骏先生印象小记  

2011-01-19 14:33: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118日,先生回家后告诉我:“樊骏去世了。”我一时竟有些不敢相信:“怎么会?他年龄并不大呀。”“八十多了。”“现在,八十多也不算太大呀。”我的心思有些乱,脑海中浮现出樊骏先生慈祥的模样。那是他七八年前的样子了。

不过,我知道樊骏先生则是在上个世纪1990年末。当时我在华东师大现当代文学助教进修班学习,班主任陈子善先生讲现代文学史料学,我为了完成课程论文,常去系资料室查阅资料,就看到了樊骏先生的长篇连载论文《这是一项宏大的系统工程——关于中国现代文学史料工作的总体考察》(载《新文学史料》1989年第124期)。我是个粗心的人,通常看文章很少能记住作者的名字,但这篇宏大的论文,资料功夫的扎实、文笔的直言不讳、视野的开阔、识见的精辟都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就深深地记住了它的作者。十多年后,2011年,当我来京城工作,在中国社科院现代文学室跟随张梦阳先生研究鲁迅,见到在这里工作的樊骏先生后,崇敬之情更是油然而生。

当时,樊骏先生已70多岁,过了退休年龄了,但因为他是人大代表,所以还在岗,直到2003年人代会换届后他才正式退休。每周二的返所日,他总是穿得整整齐齐地来到办公室,收阅信件,参加会议。这里之所以特别强调樊骏先生总是穿得整整齐齐的,是因为社科院的工作体制是不坐班的,各所自定每周一次的返所日,大家来去匆匆,很多科研人员穿着都很随意。像我家先生、他所在民间文学室的主任吕微、比较室主任叶舒宪等都因衣着的过分不讲究而闹过不少笑话。所以樊骏先生的整洁和庄重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想,作为即将退休的人,他是很珍惜也很看重这每周一次的返所日的,也或者他一贯就是个注重个人形象的人。

樊骏先生在现代文学研究领域的声望很高,但他本人朴实而低调。和偶尔来所的袁良骏先生的大嗓门不同,我从未见他大声说话,总是静静地阅读信件或翻阅报刊。有一次,我坐在办公室等张梦阳先生,樊骏先生也坐在办公室看报纸。室主任赵园先生拿着一张连起来的工资条走进来,见室里的年轻人走来走去地都很忙,先看了看我,大约觉得和我不熟悉,就转身把条子交给樊先生,让他给剪开。樊先生也就摇着头笑笑地接过去,替大家一一剪了工资条。他似乎并不长于聊天,所以我不记得见他和谁长聊。大家对他都很尊重,但来办公室的人也都只是彼此打个招呼就各忙各的了。我也不是个好结交的人,虽心向往之,也只是悄悄地打量他,没有特意去交往。如今,斯人已去,我却有些懊悔当年没有主动求取先生的指点。仅以此文表达我的哀悼和纪念之情吧。

补记:1.樊骏先生没有退休的原因似乎是因为他是政协委员。

      2.今天才知道樊骏先生终生未娶,独自一人,去世后把他的100万存款全部捐给社科院。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