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教育是值得无私奉献的事业吗?  

2010-07-05 07:14: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陆建东《陈寅恪的最后20年》读书笔记之二

对于我辈受前苏联电影《乡村女教师》和前苏联小说《教育诗》影响长大的一代而言,为党的教育事业奉献一生是很多人终生追求的境界。

这样的追求,我在陈寅恪的一位挚友岭南大学教授冼玉清身上也看到了。冼玉清上世纪20年代已有诗名,著有《碧琅玕馆诗稿》。晚清“四公子”之一、陈寅恪的父亲陈三立称赞其诗“澹雅疏朗,秀骨亭亭,不假雕饰,自饶机趣。”20年代末,她赴京进修兼游览,京华学界名士马衡曾力邀她留在燕京大学和清华大学讲学,终因钟荣光校长“劝冼服务桑梓”而未能成行(《陈寅恪的最后20年》,P43)。

冼玉清是一位奇女子,终生不曾婚嫁。她前后在岭南大学读书、任教共34年。而且她说自己:“以事业为丈夫,以学校为家庭,以学生为儿女”,“立志终生从事教育,牺牲个人幸福,以为人群谋幸福”(《陈寅恪的最后20年》,P44)。

但是,解放后,这位十三岁就受私塾道德观和文化观教育的女子显然跟不上形式了。每逢开会,凡叫口号,女子也和男子一样高举拳头,让她觉得很不顺眼(《陈寅恪的最后20年》,P49)。

195511月,借批判胡适资产阶级唯心论、批判胡风反革命集团及“肃反”取得的胜利,中山大学进行了一次震动很大的整编,将一些不合潮流及上了年纪的教师整编出去。年刚满60,向往“贤人君子”人格、讲究“旧道德、旧礼教,教学时重文言轻白话”已出了的冼玉清被归入整编之列(《陈寅恪的最后20年》,P153)。被迫退休后,冼玉清随后又被中山大学有关部门逼令搬离学校。这对立志终身以“学校为家庭”的冼玉清的打击可想而知。她受到了很大的精神刺激,至死都带着这个心病,且官司一直打到政协、统战部等单位(《陈寅恪的最后20年》,P248)。

然而,这位一向被视为“落后、封建”的“过时女子”却一生正直、善良、热爱祖国。退休后她曾两次赴港探亲,都有人猜测她不会回来了。1956年,香港有两间大学以月薪三千元邀她留港任教,她谢绝了。1964年香港中文大学、浸信会大学等大专院校邀请她作学术演讲,她向广东省委统战部负责人请示后,婉拒了(《陈寅恪的最后20年》,P448)。

1965102日,冼玉清因乳腺癌去世,终年70岁。临终前,她从容处理自己的财产,给自己热爱的故土捐款达439313.55元港币。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