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教授之教授”——陈寅恪  

2010-07-04 11:35: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陆建东《陈寅恪的最后20年》读书笔记之一

 

按照目前高校的评估标准,陈寅恪作为教授是不合格的。因为:

其一,他的没有学位。虽然他的学历很显赫:“陈寅恪(1890-1969),江西修水人。早年留学日本及欧美,先后就读于德国柏林大学、瑞士苏黎世大学、法国巴黎高等政治学校和美国哈弗大学”(《陈寅恪集·寒柳堂集·出版说明》),但是,1925年吴宓举荐35岁的陈寅恪担任清华国学研究院的导师时,校方曾因为陈寅恪即没有什么学位,又没有发表过什么著述而一度踌躇,——不知该否聘陈。

其二,他回国前没有发表过什么著述。虽然他回国后的教学和研究职称也很丰盛:“1925年受聘清华学校研究院导师,回国任教。后任清华大学中文、历史系合聘教授,兼任中央研究院理事、历史语言研究所研究员、第一组主任及故宫博物院理事等,其后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携全家离北平南行,先后任教于西南联合大学、香港大学、广西大学和燕京大学。1939年被选为英国皇家学会通讯院士。1942年后为教育部聘任教授。1946年回清华大学任教。1948年南迁广州,任岭南大学教授,1952年后为中山大学教授。1955年后并为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学部委员”(《陈寅恪集·寒柳堂集·出版说明》),但其实他是在接近中岁时才正式发表他的治学成果。

其三,选他课的学生极少。尽管无论是在三十年代的清华园还是五十年代的康乐园他都有一个中国高等学府中绝无仅有的称呼“教授之教授”,因其“治学的博大精深,论述的缜密与旁征博引,吸引了校内一批教授去听课,出现了教师多于学生的现象”(《陈寅恪的最后20年》,P60),但学生不买他的帐,他在岭南大学任教时,“有两个学期甚至只有一个学生在听他讲课”(《陈寅恪的最后20年》,P23)。

其四,解放后他没有在全国性刊物上发表过文章。尽管195012月陈寅恪的新著《元白诗笺证稿》由岭南大学中国文化研究室出版,每位选修他的课的学生,都可以得到他亲赠的一本书,尽管他一直没有停笔,但1956年国家教育部的“专家调查表中”,在“存稿情况”一栏中他是这样填写的 “论文颇多,现正在搜集”。而且,尽管在五十年代的大部分岁月里,《历史研究》与《中山大学学报》一直希望能刊登他的新论文,但他“坚不示人”(《陈寅恪的最后20年》,P84)。而且他晚年的著述除《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于1956年以三联书店的名义出版,《论再生缘》于1959年在香港友联图书编译出版社被出版外,《柳如是别传》、《钱柳因缘诗释证稿》《寒柳堂记梦》等在他生前都只有油印本或手抄本。

1958年,时年68岁,年老多病,双目失明,深居简出但从没有停止过讲课的陈寅恪在大字报中被批判、辱骂,他本人被描绘成非常可笑的“假权威”,他的教学被批为误人子弟的“伪科学”。这位曾经的前清探花,服务中国教育32年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愤然决定不再开课。陆建东说:“春蚕到死丝方尽”,对于陈寅恪,丝犹未吐尽,心却已死了(《陈寅恪的最后20年》,P250)。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