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旧著新读之二:巴金《随想录》(1)  

2010-06-04 09:44: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金是诚实的。他说自己写这150篇文章不是为了消磨时间,而是想减轻自己的痛苦。他本以为解剖自己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真拿起笔却感到下不了手,不敢往深处刺。“五卷书上每篇每页满是血迹,但更多的却是十年创伤的脓血。”(《合订本新记·一》)在写作和反思中,他的信念逐渐明晰:住了十载“牛棚”,自己有责任揭穿那一场惊心动魄的大骗局,不让子孙后代再遭灾受难。但是他的写作是艰难的,不仅因为年老体衰、病痛难忍,更因为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随想录》第一卷问世不久,香港七位大学生就在老师的指挥下开始对他发难。说他“文法上不通顺”、“缺乏技巧”,更责备他在一本小书内用了47处“四人帮”。巴金伤心地写道:“回过头来看‘文革’,我们到哪里去寻找它的遗迹?才过去二十年,就有人把这史无前例的‘浩劫’看做遥远的梦,要大家尽早忘记干净。”(《合订本新记·四》)但历经磨难的巴金已不会再任人宰割了,他倔强地不肯放笔,试图用这五卷书中的真话建立起揭露“文革”的“博物馆”。

《随想录》中最著名的篇章是《怀念萧珊》。文中,巴金以白描的手法记叙了两个场景:

但是我并没有挨过打,她却挨了“北京来的红卫兵”的铜头皮带,留在她左眼上的黑圈好几天以后才褪尽。她挨打只是为了保护我,她看见那些年轻人深夜闯进来,害怕他们把我揪走,便溜出大门,到对面派出所去,请民警同志出来干预。那里只有一个人值班,不敢管。当着民警的面,她被他们用铜头皮带狠狠抽了一下,给押了回来,同我一起关在马桶间里。

……有一个时期我和她每晚临睡前都要服两粒眠尔通才能够闭眼,可是天刚刚发白就都醒了。我唤她,她也唤我。我诉苦般地说:“日子难过啊!”她也用同样的声音回答:“日子难过啊!”但是她马上加上一句:“要坚持下去。”或者再加一句:“坚持就是胜利。”我说“日子难过”,因为在那一段时间里,我每天在“牛棚”里面劳动、学习、写交待、写检查、写思想汇报。任何人都可以责骂我、教训我、指挥我。从外地到“作协分会”来串联的人可以随意点名叫我出去“示众”,还要自报罪行。上下班不限时间,由管理“牛棚”的“监督组”随意决定。任何人都可以闯进我家里来,高兴拿什么就拿走什么。

每次读到这些文字我的眼里都会含着泪水。“文革”,似乎一夜之间,人性就退化得只有动物性了。这一切只因为一个伟大的人物振臂一呼。谁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多数时候,庸众的眼睛是盲目的。尤其让我感到刺目的是“任何人都可以闯进我家里来,高兴拿什么就拿走什么”这句话 。今天,我们的家,我们自己花钱买的家,不依然是某些人想拆就拆了么?

一想到这些,人生就会气馁:要什么华屋美宅?说什么民主人权?可是人生无论有多少无奈,生活还是要继续。民主和人权还需要我们自己去争取。可是张艺谋和赵本山居然就说:文革已过去这么多年,还不该放松地笑一笑吗?这句话出自如此阅历丰富之人的口,就不能用“没心没肺”来一笑了之了。

笑是永远都需要的,即便在痛过之后,即便在痛苦还挥之不去的时候。在萧珊说“要坚持下去”、“坚持就是胜利”的时候,我的眼前便是她坚强的笑容但是张艺谋和赵本山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显然是要人们忘记“文革”,忘记文革的“痛”。每当想起他们的这句话,我的眼前就会浮现出巴金和萧珊这对相濡以沫的老夫妇互相呻唤和鼓励的场景:

我唤她,她也唤我。我诉苦般地说:“日子难过啊!”她也用同样的声音回答:“日子难过啊!”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