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有个朋友叫马丽  

2009-09-30 10:00: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认识的马丽有两个,一个是我大学时代的同班同学,长相酷似美国动画片中大力水手的女朋友,在报社工作,写剧本;一个是现在要谈的这个,不高不廋,圆鼓鼓的脸蛋肉感的唇——让我联想到文人笔下年轻的女作家丁玲。

和马丽认识是2006年在西安召开的一次全国应用写作研讨会上。后来她参加我主编的一本教材的编写工作,联系的就多了。

马丽属于那种大俗大雅之人。先说她的俗。餐桌上,一位在某区民政部工作的先生被介绍给大家后,马丽立刻给对方递上她的名片,言说自己儿子上小学的不易,请对方以后在孩子上学的事情上帮忙。另一位在某大学工作的年轻人与马丽攀谈,言说有个相关的会议以后可以请马丽参加,马丽即说:“你这么年轻,还没有结婚吧?有对象吗?我帮你在我们学校物色一个吧?你有什么条件?”快人快语。待到大家吃得说得都差不多了,纷纷起立告辞,我也要走,马丽说:“再吃点。”我坐下来陪她。见旁边桌子上的老太太在打包,马丽说:“我们也打包吧,不然浪费太可惜了。”于是我帮她打包。好容易拿上大包小包的东西和傅老告别出来,她却一路上忙着和一同参加会议但素不相识的人留名片、留电话。这其中有在《西安事变》中扮演毛泽东的特型演员,也有在电梯里偶然听说是在某大报社工作的人员。这就是那个世俗的马丽,做人做事干脆直接,不饶弯子,不放弃一切可能的机会。

再说说马丽的雅。虽同居一城,却都是电话或Email联系,这回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她送我一瓶她从美国带回来的OLAY和一本她撰写的《诗文探微》。马丽不仅喜诗擅文,而且画得一手好画,《马丽诗画集》也即将出版。读马丽的小诗,干净简洁:“三条毛虫/只想飞/与阳光/交换语言”“蚂蚁搬家/穿过白菜/和泥土/抹一道草香”“卷心菜笑了/笑得/满地都是”“你的唇/是另一个空间/我的词语/在舌尖微微倾斜/小声,没有形体”……。读着这样雅致的诗句,你很难把它和那个联谊会上忙碌的马丽联系在一起。但马丽的确是个雅俗兼备的人,这一点在她的散文《把母亲嫁出去》中得到了完美的结合和展现。把母亲嫁出去,在所谓雅人的眼里惊心动魄,在世俗的眼里石破天惊,在马丽这里却一切自然天成,一片拳拳女儿心跃然纸上。再读马丽的《关于网络文学的几点思索》、《关于“另类小说”的文化反思》、《文坛百相》、《才气与精品》等文字,马丽的真与纯,甚至是“迂”跃然纸上。你可以说马丽偏执、保守,但你不能不感佩马丽身上“不妥协”的品质,恰和那个给予她父亲般的“生活上的关心、厚爱和学术上的指导与帮助”的闵庚尧先生一样。我看到的闵先生是在生活中的不肯随俗从众,而马丽则是在字里行间浸透着她对国人灵魂和民族精神的人文关怀的坚守、对众声喧哗的时尚文字的冷眼观照、对后现代伦理道德的勇敢拒绝和批评。

雅与俗,在马丽身上转换自如,浑然一体。不知道是她的“俗”成就了她的雅,还是她的“雅”为她的俗增添了一个“大”字。芸芸众生,每一个都是雅与俗的结合体,但只有像马丽这样透彻肺腑地雅、痛快淋漓地俗的人才能被称为“大俗大雅”。她活得真实。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