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什么像自由一样美丽(一)  

2009-07-30 13:07: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昆明开会,同屋的女士很关心我,她绕了很大一个圈子,然后问我:“你是不是很爱哭?”我不假思索、斩钉截铁地说:“不爱哭。”她又故作淡然地说:“你的眼睛没有神。哭是很伤眼睛的。”听了这话我并没有放在心上,我把这归结为没有休息好。接下来的忙碌的会议和考察让我无暇再去想这句话。但当一切都结束,我又孤独地踏上返家的火车时,来时的旅程又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突然意识到这位女士的敏锐。

是的,在来时的火车上,躺在中铺上的我曾泪水滚滚,以至对面上铺的女孩很惊讶地盯着我看。

这是因为林达的《像自由一样美丽》。旅行前看了几本林达的书:《历史深处的忧虑》、《总统是靠不住的》、《一路走来一路读》,还有一本《扫起落叶好过冬》刚看了几页。林达是一对旅居美国的夫妇的笔名,他们的作品经由朋友推荐,以其知性而吸引了我们全家。因为《扫起落叶好过冬》过于厚重,不适宜旅行,我就选择了稍薄一些的《像自由一样美丽》,以为这是一本和书名一样能给读者带来心灵的自由和美丽的书。

书的前半部,作者以其一贯的叙述风格抽丝剥茧地分析了希特勒如何利用人性的弱点建立了纳粹统治,又如何一步步剥夺了犹太人的自由、 财产、尊严直至生命。这使我想起曾广为流传的铭刻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的那首著名的短诗:

"在德国,起初纳粹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纳粹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纳粹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纳粹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为我站出来了。"

但是这一切虽令我愤慨,并不足以使我流泪。

接着作者写了纳粹在捷克建立的一个所谓“模范集中营”——特莱津。在这个集中营里,有一个名叫弗利德·迪克-布朗德斯的艺术家兼儿童教育家。作者这样描述她的身世:

"一八九八年七月三十日,弗利德出生在奥地利的维也纳,一个普通的犹太人家庭。在她四岁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她是由父亲带大的。在弗利德成长的十九、二十世纪之交,她的家乡正处在黄金时期,弗利德从小就迷上画画儿。当时的维也纳是欧洲的文化中心。在那里,一个普通的孩子如弗利德,可以尽情享受视觉愉悦、心智健康的丰富多彩的生活。公园、咖啡馆里常常在举行音乐会和诗歌朗诵。她不用买门票,就可以整日流连在艺术历史博物馆和名家对视。她也可以久久地坐在书店里,从那些昂贵的艺术书籍上,把自己喜爱的大师作品,临摹在小本子上,不会受到干涉。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维也纳祥和优雅、富于创造性的文化氛围,给弗利德的一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杰出的犹太人也曾经有过天堂般的日子呀!1934年,在纳粹的迫害下,她悄然离开了维也纳来到当时尚处自由中的捷克斯洛伐克。在这里她找到了自己的感情归宿,1936年,38岁的弗利德在这里结婚。当两年后德军占领捷克时,为了守护自己的爱情,她没有离开这里,而是和丈夫巴维尔一起来到他出生的小镇。她写道:“这里是如此祥和,哪怕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我都坚信,有一些东西,是邪恶永远无法战胜的。”但随着纳粹对犹太人的迫害步步升级,这样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巴维尔的家人陆续被迫害至死。1942年12月17日,她和丈夫被掠夺了所有值钱的财物后遣送到特莱津。1944年,为了追随丈夫,她主动要求去奥斯维辛集中营,赶去和亲人同生共死,并于10月9日被送入毒气室谋杀。

值得纪念的是,终年46岁的女艺术家弗利德在她离世前两年,和许多犹太艺术家一起,在特莱津,却努力为孩子们带来一丝心灵的自由——人世间最美丽的自由。在极其恶劣的生存条件下,她不仅坚持让自己的精神生活在一个正常的世界里,同时也让那些跟她学习绘画的孩子们尽量做到:“身体被囚禁的时候,精神还是健康和自由的。”

林达写道:

“在'二战'刚刚结束的一九四五年,八月底的一天,幸存下来的维利·格罗格,那个当年和女艺术家弗利德一起在阁楼里藏下孩子们画作的女管理员,提着一个巨大的手提箱,来到了布拉格的犹太人社区中心。箱子里是将近四千五百张弗利德的孩子们的绘画。那些画作的主人,绝大多数已经被谋杀在纳粹的毒气室里。纳粹曾经夺去了孩子们的名字,只容许他们有一个编号。在特莱津,弗利德自己不再在画作上签名。却坚持要求孩子们,在画作上签上他们的真实姓名。这四千五百张画作,绝大多数,都有孩子们自己的签名。”

我的眼泪就是从这时开始汩汩而下。

作者在上半部的结尾写道:“那些手执屠刀的纳粹暴徒们,作恶而不知卑劣,他们的外貌是凶残的,他们的灵魂却是可卑而可怜的。而这些集中营里的孩子们,画着花朵和蝴蝶的孩子们,他们的精神所站立的位置,远远高于那些纳粹冲锋队员。……人,是有灵魂的,不是吗?”我愿将这句话献给那些在“7·5”事件中丧生的无辜的各族平民,愿他们的在天之灵早日安息。那里是生我养我的故土啊!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