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读赛珍珠之拍案心动  

2009-06-05 08:59: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异邦客》中赛珍珠有一段对自己母亲的描写很打动我:

她对音乐有好的、聪慧的理解。但是音乐对于她一直主要是一种感觉和一种情感。当我还是没有耐心的青少年时,令我烦恼的是,她一听到伟大的乐曲便泪流满面。这主要不是因为痛苦,而是她心灵的反应,她的心太精致、太敏感,因而对音乐之美不能不为之动容。我那时年纪轻,态度傲慢,我说:“如果你不能止住哭,又何必硬要听下去呢?”

她向我投来深沉、坚定的目光,最后说:“现在你不了解。这不能怪你。你还没有好好生活过。有一天你会听出音乐并非技巧和旋律,而是生活自身的意义,它无限忧伤而又美得难以承受。那时你就会理解。”

写到在中国做了一辈子传教士的美国籍母亲的晚年时,赛珍珠说:“她现在知道家和国在人自己的心中,而且可以按照自己的愿望在世界的任何地方建造出来。”我想,她又说出了一个真理。

在《战斗的天使》中赛珍珠对父亲的一个描述让我会心一笑:“安德鲁总是用老眼光看新东西;时代变了,他却依然故我。他不生活在时间之中,他置身于永恒。”而安德鲁的另一句话却让我反思:“你要是看不起他们,那你又怎能拯救他们?不管有人怎么有罪,谁要是小看他,谁就愧为耶稣基督的信徒!”

庄心在称赛珍珠为我们“民族的友人”。他说:一个民族能否被人尊敬赞颂,文学艺术起着重要的作用。一个国家的文学是“无形而有力量的战斗武器”,它能不必流血牺牲,而“免除别一个国家愚妄或自私的误解和仇恨”。他进而指出,在通达另一个国家人民的内心与灵魂方面,一个伟大的小说家、诗人或画家能做的,要远比一个政治家或外交家所能期待达到的多得多,这便是如果必须作出选择的话,英国“宁可损失全印度,也不愿意失去莎士比亚”的缘故。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