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关于三毛和王洛宾的一段陈年旧忆  

2009-03-04 09:18: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忙完家务,呷着茶拿起桌子上的一本书,信手翻阅目录:三毛《写给王洛宾的绝笔信》落入我的眼帘。

上个世纪80年代,王洛宾是我敬重的音乐家,三毛是我大学时代热爱的台湾作家。记得当年三毛去世后,我手头一大摞的三毛著作就再也不忍心翻阅了。但辗转几次搬家,这些书都一直很好地保留着。后来上小学四五年级的儿子,大约因为三毛这个名字和三毛作品文字简约的缘故,把我这摞书全都搬到他自己的书架上,把新书翻成了旧书才还给我。本世纪中旬,有一次看到一个学生在翻阅一本名为《梦里花落知多少》的书,我很诧异,那是我看到的第一部三毛文集的名字。拿来一看,作者却不是三毛,内容也迥异。后来才知道是那个以剽窃著称的90后作家的同名作品。不过如今的90后们怕大多都已是只知敬明不知三毛了。

后来在华师大进修的时候买到一盘《三毛绝唱》的磁带,里面有三毛作词,李宗盛、李泰铭、李泰祥、黄韦、翁孝良等作曲的《七点钟》、《轨外》、《飞》、《橄榄树》、《滚滚红尘》、《一片田》、《沙漠》和《梦田》八首歌。但那时人们的版权意识不强,所以歌者却不知道是谁。不过,能把流浪者三毛演绎得那么完美的,我猜应该是齐豫。最喜欢《梦田》:“每个人心里一亩 一亩田/每个人心里一梦 一个梦/一颗啊一颗种子/是我心里的一亩田/用它来种什么/用它来种什么/种桃种李种春风/开尽梨花春又来/那是我心里一亩 一亩田/那是我心里一个不醒的梦”。常常在一个人的时候,伴着这盘磁带,静静地品茗,含着泪默默地享受内心深处的孤独和寂寞。

三毛的原著早已不忍读,但有关三毛的点点滴滴我仍然关注。三毛去世后,特别是王洛宾去世前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在新疆各大报刊,很多文字极富想象力地描述了她对王洛宾的“爱情”,甚至暗示三毛是因为王洛宾不敢接受她的感情所以绝尘而去。我对这些一直将信将疑。这些文字都谈到了三毛的最后一封信是写给王洛宾的。今天我终于看到这封信了,它收录在卢一萍主编、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冰峰上的沙尘暴》。翻到255页,三毛的手迹呈现在我的眼前,一个尘封多年的秘密也展现在我的眼前。

洛宾:

谢谢你记得我。

想你已经回到了新疆。

我是十一月十六日方才回到台湾。由香港回来的。

家中有你的信在等我。

星加坡的来信也收到了。

明年1991年,我因西班牙身份证早已过期,护照也将在近期内满期了,

所以被迫要回到欧洲去办手续。大约是二月就飞去了,预备住半年或一年,以后回不回台尚不知道。

我在十一月十四日,在香港与英国老友O`sheal先生订婚。没有发新闻,没有通知任何人,只两个人悄悄出去吃了一顿晚饭。回台禀报父母,如此而已。STuve比我长一些。是大学时在德国一同进修时的同班同学。

想来新疆已经很寒冷了,但去过之后知道在室内不冷,比较放心。

海城(即王洛宾的儿子王海成——笔者注)一家,以及萍萍(您的孙女)和她母亲,请一定问候。

海城有几张照片,在我这里,如果给我海城地址,我可寄出给淘淘。非常感谢海城对我的招待。

    洛宾,我走了,祝福我未来的日子平静,快乐。谢谢。

未来我将往Scotland。回台只是看望父母而已了。

谢谢你。也祝福你。

平平上

19901211日,

台北市。

从这封信里我第一次知道三毛在去世前和荷西之外的男人闪电般订婚了。她没有通知任何人,却告诉了王洛宾。她没有等待王洛宾的祝福,而是替他祝福自己并谢他。她那一句“洛宾,我走了”饱含了多少深意? 199114日三毛自杀。

但是,三毛是把“我走了”常常挂在嘴边的。17年后,她的生前好友眭(sui)澔平首度公开了倍受质疑的三毛遗书:

小熊,我走了,这一回是真的。

当敦煌飞天的时候,平,我要想你。

如果不是自制心太强,小熊你也知道,我那一批三百七十五个钥匙,起码有一百把要交给谁。

这次我带了白色的那只小熊去了,为了亲他,我已经许久不肯擦一点点口红,可是他还是被我亲得有点灰扑扑的。

此刻的你在火车上,还是在汽车里?

如果我不回来了要记住,小熊,我曾经巴不得巴不得,你不要松掉我衣袖,在一个夜雨敲窗的晚上。

好,同志,我要走了。

欢迎你回台湾来。

爱人三毛

三毛是一个世纪之谜,她的爱、她的死,都扑朔迷离。但我相信她不是一个滥情的人,她对朋友的每一分感情都是真挚的。我尤其相信她对王洛宾超乎友谊的情感是真实的,值得尊敬的。因为她始终都是一个特立独行、不畏世俗的人。我也相信凌峰的话:“他们的友谊是比较纯洁的,是很纯情的。”

这是两情相悦的一段友情。王洛宾曾描述自己第一次见到三毛的情景说:

我把客人引进客厅,端水返回时,她正摘下礼帽,打开花巾,对着钢琴上的镜子一甩头,把弯卷的长发披满了肩头,简直是神话中的仙女动作。当时我心中编了一段歌词,作为《掀起你的盖头来》的第五段:

掀起你的盖头来/美丽的头发披肩上/像是天边的云姑娘/抖散了绵密的忧伤

在三毛走后第六天,王洛宾写了一支歌曲《等待——寄给死者的恋歌》:

你曾在橄榄树下等待再等待/我却在遥远的地方徘徊再徘徊/人生本是一场迷藏的梦/且莫对我责怪/为把遗憾赎回来/我也去等待/每当月圆时/对着那橄榄树独自膜拜/你永远不再来/我永远在等待/等待等待/等待等待/越等待/我心中越爱。

我曾在乌鲁木齐市幸福路上班,每天穿城而过,多次看见王洛宾戴着农民式的草帽、穿着农民式的白上衣,骑着自行车在大街上走过,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如今十多年过去了,老人骑着自行车的又廋又硬的背影依然历历在目,三毛作词、李宗盛谱曲的《飞》也在我耳边回想:

我不怕等待/你始终不说的答案/但是行装理了  箱子扣了/要走了要走了要走了

这是最后一夜了/面对面坐着没有终站的火车/明天要飞去/飞去没有你的地方  没有你的地方

钥锁在你紧缩的心里/左手的机票,右手的护照是个谜/一个不想去解开不想去解开的谜

前程也许在遥远的地方/离别也许不会在机场/只要你说出一个未来/我会是你的/这一切都可以放弃

这首歌或许不是写给王洛宾的,但斯人已去,此情可待成追忆。

二〇〇九年三月四日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