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少女之梦成真记  

2009-01-03 11:55: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相信一个人在少女时代的梦,在她长大成人后会成为事实吗?我说的“梦”不是梦想的梦,也不是白日梦的梦,而是晚上睡觉时做的梦——普通的梦。

之一

初中时起,我常做的一个梦就是我有一匹黑马,有时我牵着它散步,有时我骑着它驰骋。但事实上,生活在省会城市里的我,因为从小体弱多病,那时不但未骑过马,也害怕接触一切动物,即使见了绵羊也要远远地绕道走。可这匹马还是顽固地常常出现在我的梦中,甚至延续到我的大学时代。它,不是我那时喜欢的白色,也不是电影里常见的枣红色,而是实实在在的黑色。

大学毕业那年,有个男同学给我写贺年卡,署名“黑人灵歌”,不知为什么,我的心就洞开了。再后来,在长达四年的马拉松恋爱长跑中,他常常在信中署名“黑马”。于是我就嫁给了他。于是那匹马不再出现在我的梦中。

之二

2006年春节,我的闺中密友莉突然改嫁到上海。说突然,是因为我们多年天各一方,音信稀少,我一直以为她婚姻幸福,知道这个消息很吃惊。莉一直被我称作“黑牡丹”,其黑与美可想而知。我有时也叫她“金鱼”,其眼睛之亮与大也可想而知。但她最可贵的还是她的善良和能干。她的能干不是精明能干,而是为人的实在和宽厚。我从未想过她会离婚。

8月我出差杭州,特意绕道上海去看她,送她一只手表。一见面,她告诉我:清也将在十天后来上海出差。于是我们不约而同地想起一个少女之梦——清的梦:莉嫁到上海,我和清一起去看她,被她傲慢地打发走了。

这是我们上初二时清做的梦。之所以大家都记得,是因为她讲完这个梦后,我用了一节数学课的时间把它编成了一个小说,课后大家边读边乐,在一段时间内这是我们攻击莉的绝好桥段。

回家后我翻箱倒柜,找出了这所谓的“小说”。幼稚得很,但却真实地记录了一个少女之梦。

2008年春节,我再次吃惊地得知,莉已离开上海,返回家乡工作。

不知是哪位先哲说的:婚姻,冥冥中上天自有安排。莉的上海之行,似乎只为了圆清的少女之梦。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