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我也“师大忆旧”(二)  

2008-12-18 10:15: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迄今我依然觉得在华东师大进修的一年时光是我有生以来过得最惬意的一年。这一年我没有任何来自工作单位的压力或家庭琐事的烦扰,静心读书、快乐嬉戏,享受着失而复得的在校读书机会。没有需要死记硬背的考试,所有的老师都要求我们交论文结课。在这样的听讲、读书、写作的学习过程中,我第一次走近学术的门槛,学会了做论文。

虽然我说“格非文章中那个激情燃烧的师大在我进修那年因众所周知的原因戛然而止了”,但师大的另一番魅力却在我眼前徐徐展开。

陈子善

记得我去报到时,因为原工作单位某工作人员的失职,晚了些日子。来到中文系,碰到一位男老师就上前询问。他听了我的来意,瞪着近视镜后的眼睛打量着我,颇有些严厉地问我为什么来晚了。听了我的解释后才有些释然,帮我办了手续。交谈中,我注意到桌子上一大堆信件上都写着同一个收信人的名字:陈子善。觉得这个名字很眼熟,但并没有把这个名字和眼前这个瘦弱颀长的典型的上海中年男人联系在一起,更没有想到这个大名鼎鼎的学者竟然是我们的班主任,后来还给我们开设了现代文学史料学研究课程,让我多年来一直觉得受益匪浅。

关于陈老师,我还有一段难忘的八卦回忆。那是19915月,陈老师带我们去桐乡县乌镇、石门镇,杭州市,富阳县和绍兴市等地考察实习。在从杭州乘船去富阳的路上,为打发时间,我和几个同学玩算命的游戏,就是在一张纸上随意画出蛇、树、水等物,然后我来解说其寓意。看到我们玩得很热闹,陈老师觉得好玩,也参加进来。我记得他画的各样事物,特别是树和蛇都非常粗壮,我就说这寓意着他的一家人,特别是他的夫人和孩子的事业比他还要兴旺发达。他听了颇为满意。不知如今应验了没有?

王晓明

从网上看到李劼、吴俊和王晓明的近照,觉得前两位变化不大,特别是李喆的发型和神态依旧。而王晓明除了和当年一样的小平头、细边眼镜外,脸上的表情严肃地让我觉得很陌生。

当年王老师还是讲师,很年轻,但很有思想,给我们讲“二十世纪中国小说”课,以他当时的一些研究论文为讲课的蓝本。同学们对他的学问都很钦佩,觉得他这样大的学问还是讲师很觉得不平。但在那样一个论资排辈的年代,这也是急不得的事。他讲课时总是面带微笑,穿着牛仔裤和便装,很有朝气。不像一个学者,更像一个邻家大哥,很有亲和力。不过我觉得他的口才不够好,我读他的文章觉得更过瘾。

夏中义

据说八九学潮前的夏中义先生也是很激进的,也险些和李喆先生一样被停课。但我在校时常常看见夏老师推着或骑着自行车接送尚在幼儿园的儿子,一副慈父的情景。所以有一次有朋友送我一张长风公园的花展门票,我就送给了夏老师,请他带儿子去游玩。

不过夏老师的确是个好老师,讲起课来滔滔不绝,声情并茂,极富吸引力。如果说王晓明先生文章的思辨性强于他的口才,那么夏老师讲课的魅力指数绝对大于他的书籍本身。

说夏老师是个好老师,还因为他不是一个上课开讲,下课走人的撞钟老师,也没有大学者的架子。我记得他讲课期间,课余给我们组织过两次讨论会,大家争论的面红耳赤,极其投入,他以长者的姿态不疾不徐,适时点拨,将话题逐步引向深入。不仅如此,他还常去男生宿舍和学生聊天,让女生颇为妒忌。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