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子的博客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踏雪无痕

 
 
 

日志

 
 

我也“师大忆旧”(一)  

2008-12-14 09:34: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然看到2008年第三期《收获》有一篇格非的《师大忆旧》,因为1990 -1991年我在华东师大进修的时候听过他的讲座,就借来一阅。

格非文章中那个激情燃烧的师大在我进修那年因众所周知的原因戛然而止了。但他笔下美丽而富于传奇色彩的丽娃河、图书馆、中文系教学楼却依然如故。他笔下的一些人物也勾起我另类的回忆。

李劼

 

那一年我阴差阳错地来到华师大现当代文学进修班学习。因为在进修前一直教古典文学,对当代文学和文艺思潮不太了然。为了缩小和同学的差距,没课的时候总是独自拎着包去中文系过刊资料室翻阅报刊杂志,做些文摘。但因为缺乏引导,读书有些漫无目的。资料室的女老师约四十岁左右,戴个眼镜,柔弱文静,从不多话。我们都不爱和人攀谈,所以常常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各忙各的。要写论文的时候,也有一些我进修班的同学来查资料。大家简单地打个招呼,就静静地看书了。但有一段时间,早晨10点左右,常有一个男老师,也三四十岁的样子,中等身材,夹着一本书来到资料室,旁若无人地读起英文来。看他坐的位置,身份应该是图书馆工作人员,但他从不干任何工作,只是读读英文,约一个多小时,快到吃午饭时就又夹着书走了。我不记得他来时是否和那位女老师打招呼,但女老师从没有因为他制造的杂音干涉过他。我们做学生的不明就里,总是对他侧目而视。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上海文学》编辑吴亮应邀来系里举办讲座,在食堂门口贴了海报,题目很大,大约是关于当代文学发展趋势之类的。讲座在中文系的一间大教室里,人坐得满满的。有同学帮我占了座位,大约在前两排。吴亮很年轻,脸圆圆的,讲话慢吞吞地,似乎有点倨傲不恭的样子,就话题而言没有说出太多的内容。事隔十八年,他讲得什么早已不记得,但感觉那时他似乎对当下的社会氛围和师大有意见。给我印象深的是,讲座快结束时,他指着坐在门边的李劼做了引介,云他因为参与了那个著名的学生风潮,被学校停了课,发配到系资料室,大有替他打抱不平之意。我吃了一惊,因为李劼就是那个总在资料室读英文妨碍我看书的人。

讲座之后我才陆陆续续从同学口中得知李劼和吴亮都是八十年代在文艺理论界叱咤风云的人物,这次讲座,我想,实在是吴亮特为声援李劼而来的。由此我理解了李劼在资料室的行为。记得这之后,他再来资料室读英文,大家多了一份理解和尊重,他也不再摆出一副对所有人视而不见的样子,有了和蔼的笑模样。但一两次之后他就不再来了。后来听说他1991年秋又重新登上了讲台。但那时我已毕业离校,无缘做他的学生。

 

马原

格非说:“马原来,动静就要大得多,而且一来必要住上数日,……”。我进修的时候,马原也来做过讲座。但我因为另外有事,没有去听。可他这次的动静的确不小。

一天早晨,我和舍友去长风公园晨练回来后,看到很多同学围在食堂门口,我们也走过去看热闹。是一张寻人启事,大意是说中文系进修教师xx四夜不归宿,该舍成员为她担心,据说其频繁出入某招待所,望知其下落者劝其归宿。

其中的xx是我进修班的团支书,东北人,中等身材,浓眉大眼,很漂亮,偶尔抽烟,很有气质和风韵。她和我班另外三位女生在同一宿舍。

我的舍友是一位福建美女,虽不与我们同班,但那时与xx交情不错,处世老道。我们回到宿舍后,简单商量了一下,她就下楼去找宿舍管理处的阿姨,对她说这件事宿舍管理有责任的,闹大了大家不好看,让阿姨去把那张纸扯下来。阿姨觉得她说得有道理,就照做了。

事情的结局应该是不了了之。xx依然美丽风情,只是多了一些忧郁和孤独。我想整她的同学主要是嫉妒吧。她们当时已到了婚嫁的年龄却尚未有男友,心态正不好。xx夜不归宿的四个晚上恰好是在她的同乡马原来校讲座之后。大约xx听了讲座后很激动,赞不绝口,于是她们想当然地认为xx是和马原在一起,所以有“据说其频繁出入某招待所”的假想。但事实上xx是经系里两位老师介绍,在澳大利亚使馆陪同一位女子。

事情过去不久后,恰好电视剧《围城》开播,系里特为我们班安排单独放映。当演到赵辛楣和汪太太被校长带着汪先生“捉奸”后,两位贴寻人启事的女生颇为夸张地大笑起来。不知为什么她们尖利的笑声至今仍在我耳边回响。我想她们那时其实没有理解钱锺书讽刺的真意。如今应悔当年事?

我一直没有见过马原,但却领教了马原到师大带来的“动静”。

格非

那次“寻人启事”事件后,听说系里的书记和老师分别找xx和她宿舍的同学都谈了话,我以为事情就过去了。

不久,格非要给我们班做一个讲座。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马原和格非都是响当当的先锋派作家。老实说,迄今为止,我还没有认真读过他们的作品。不过当时他们的名气的确都很大。

格非那时应该也很年轻,偏瘦,中等身材。讲座本身没有太充分的内容,但他咄咄逼人、滴溜溜转的大眼睛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是专为我们班开的讲座,人不多,就在一间圆桌会议室进行。记得我和一位柔美清秀的重庆美女我的“老伴儿”早早赶到会场,打开笔记本,一起傻乎乎地坐在格非的对面,热情而专注地听他讲话。他讲话时不时用手按鼻子、揪耳朵,显得很不安的样子。但听着听着就觉得不太对劲了。我虽然迟钝,也终于明白,他其实是打着“欣赏趣味应该宽泛一些”的幌子来教训我们的。

事隔多年,他讲了些什么早就不记得了。虽事不关己,但面对面在格非大眼睛逼视下的不自在似乎还在。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